4~¥@#%^7632》%7

小千的痴汉老公🤤每天都在想怎么艹千👌YYQX至上主义者高级受控,生理性厌恶千攻千我文🤞

滚!

是尹柯女王的一条狗了我,辱骂我鞭打我凌虐我然后我还要把柯柯艹得舒舒服服的_(´ཀ`」 ∠)

素面点绛唇:

—请勿上升真人










—被尹柯学长的“滚”惊艳到了( ´▽`)








—大概是ooc了【?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好的,你放这里吧,我一会儿给老师。”尹柯坐在自己的课桌前,头也没有抬,虽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,但是温柔的嗓音还是给了面前没交作业的男生一点点信心。尹柯是级部里有名的男神,学习好,脾气好,出淤泥而不染,浊清涟而不妖的类型,这种人有谁会不喜欢呢?刚从篮球场跑回来的男生补交上被抓的汗津津的本子,尹柯顺手从桌洞里掏出一包纸巾丢给了他,“男神,谢谢啊,大恩大德,下次一定报答你!”尹柯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。
















秋天的气温还是令尹柯比较满意的,他在办公室里一边听着老师不停地念叨着不听话的学生,一边偷偷看向窗户外面。校园里青春洋溢的身影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,阳光也为整个校园镀上了一层金色的余晖,角落里最大的那棵榆树下站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生,与其四目相对之后,尹柯皱了皱眉头。啧,胡亦枫。














“尹柯?”












“老师您说。”














“你也知道班里个别同学的情况,虽说体育运动也不能落下,但是这学习成绩也得抓好。尹柯你作为班长,要主动照顾一下同学才好。”














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










“那个胡亦枫啊,自打练了跆拳道,就跟着了魔似的,但是这次成绩有点说不过去,他是班里的体委,你得带带他。你们要不就先当一下同桌,帮扶几个月,你觉得行吗?”












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尹柯还是一脸微笑的样子。
















刚出办公室,尹柯就被一道刺目的光线晃了眼。榆树下的男生举了面小镜子,用反射照他。尹柯闭了眼,男生便收起了镜子,当尹柯睁开眼的时候,男生倚着树冲他晃了晃手机。尹柯知道他想干什么,停下了回教室的脚步,转身走向了操场,也许是太着急,尹柯去找他的时候忘记带上了自己的微笑。












“胡亦枫同学……”












尹柯走到榆树下,刚一开口,就被面前的胡亦枫一把拉过去,抵到了树上。












“班长大人,咱们不是对彼此都了如指掌吗?用得着那么客气?”胡亦枫用指腹挑起尹柯的下巴,顺带用拇指感受了一下细腻的皮肤。尹柯换上了他特有的微笑假面,轻轻地把自己的下巴挪走。












“最近班主任脾气不是太好,而且对你的成绩不太满意,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俩就是同桌了。以后请多多指教啊。”学校里的风采大奖赛几乎年年都是尹柯获得,这种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言辞和笑容胡亦枫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越是这样越是想让胡亦枫撕掉他的面具,剥开他的心脏,然后放在阳光下狠狠暴晒。








“可是我想要出去比赛啊,学习什么的我没兴趣。班长大人是会帮我糊弄过班主任的,对吗?”胡亦枫看尹柯笑着不说话,又缓缓道,“毕竟班长大人做坏事的照片还在我这里呢。”












尹柯依旧笑着。














整个学校里又有谁能想到,这个几乎全校师生都在称颂的模范生,背地里却是一个胆大包天、肆无忌惮的孩子。胡亦枫对尹柯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抱着一种这个人真虚伪的印象,而这层印象在胡亦枫看到尹柯划老师的车的瞬间得到了证实。缩在角落的尹柯天真快乐得就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,手里尖锐的小刀划开了凯迪拉克的车漆,胡亦枫觉得那个时候的尹柯比谁都要真实些,有脾气,爱作乱。当第二天胡亦枫拿着这些照片去找尹柯的时候,那一瞬间自家班长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让胡亦枫更是心生愉悦。尹柯以为胡亦枫会借此敲诈,却没曾想胡亦枫只是时不时用照片做要挟,让自己做些不痛不痒的小事。














“那胡亦枫同学是想怎么样呢?”














“我想出去打比赛。”














“没有像样的成绩,班主任是不会放人的。”














“那我把照片给他看,那他是不是会放过我,转而去找别人呢?”胡亦枫把最后三个字咬的很重。










榆树的一片叶子飘落,胡亦枫走了一下神。他还没回神,就被一双手紧紧地拉住了,再一低头,看见的就是尹柯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只不过眼底里泛着水光。尹柯的手顺着胡亦枫的胳膊,攀住了他的肩头,尹柯俯身凑上去。












“我都向你保证不会再做坏事了,为什么还要用这个吓唬我?”尹柯侧过脸来盯着胡亦枫,呼吸出的热气全都喷在胡亦枫的耳边。胡亦枫正奇怪这孩子什么时候转了性,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砸上了两滴热乎乎的东西。胡亦枫心下一动,把抱着自己的尹柯拉开,只见他低着头,身体轻轻颤动。














“我去,你不会是哭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“班主任也是担心你的学习啊,我也不是不想帮你,可是成绩摆在那儿,我怎么跟班主任糊弄啊?你想比赛,我课间的时候还想出去玩呢,可现在都搞砸了,你还要把照片送出去……”














没等胡亦枫说完,尹柯带着哭腔的嗓音就飘了出来。胡亦枫看他抖得可怜兮兮的模样,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过火了,直接把人按在怀里抚着背安慰。尹柯也没抬头,趴在他怀里好像在缓和着自己的情绪。














“行了,你快回去吧,迟到了又要被班主任说。记得把桌子搬到我这边来。”尹柯抹了抹眼睛,嗓子哑的听不清,胡亦枫捋了捋他头上不听话的呆毛,点头就回了教室。














看着胡亦枫远去的背影,尹柯抬起了头,白净清秀的脸上一条泪痕也没有。














哼,胡亦枫。














尹柯看着胡亦枫红透的耳根,然后背对着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
















胡亦枫成为尹柯同桌的第三周,遭遇了无数次的“小意外”。准备好运动后喝的淡盐水变成了浓盐水,纸质的作业本总是会离奇地少两页,隔壁班花写给尹柯的情书出现在隔壁小胖子的手上,而且背面画着堪称特色的胡亦枫的画作……诸如此类,在胡亦枫第27次被叫去办公室时,他觉得自己的比赛正逐渐离他远去。
















他无比地怀疑尹柯,但是是对方那宠辱不惊,温文尔雅的样子又让他找不出一丝丝的证据来。胡亦枫觉得自己的中年期都要提前了。
















放学后,胡亦枫把尹柯叫到了榆树下。














“这些事都是你干的是不是?”












“胡亦枫同学,请你不要冤枉好人。我知道我在你心里也不算是什么好人,但是没有照片,谁又能作证这是我干的呢?”










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人畜无害的笑容和温柔安静的外貌是尹柯最好的保护屏障。














胡亦枫也不气,“那好吧,班长大人,作为你班的学生,我最近收到了不明人士的攻击,你能帮我查清楚吗?”














“不能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“那我为了保命,只好把你先供出去了,希望那个人能看在你干的坏事的份儿上,先去折腾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胡亦枫痞里痞气地笑着,说罢便往外走。














“站住!”尹柯叫住了他,胡亦枫停下脚步,听他想要说什么,尹柯微微一笑,“滚!”














当天晚上,胡亦枫就收到了尹柯的短信。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明天下午跟我去个地方,我告诉你真相。”
















胡亦枫笑了笑,抱着手机翻身睡了过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“这是哪里?”胡亦枫跟着尹柯七拐八折来到了一间学校小平房里面。


















“不知道啊,我知道邬童跟我说这里会有线索。”














“就这么个两居室,会有什么线索…话说,你有没有觉得这屋子里好像越来越香了…”胡亦枫只觉得眼前一黑,然后就是旋转的整个屋顶。
















然后就是……



评论

热度(217)